最新 热点 图文

硬件差、教师少、课程小学化,各国如何解决贫困地区学前教育难题?

(来源:网站编辑 2017-09-26 08:47)
文章正文

  (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专题研讨会现场)

  芥末堆 宁宁 9月26日报道

  重视儿童早期发展投入正逐渐成为各国的共识。根据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山村幼儿园”课题组公布的数据,世界各国将提高入园率作为普及学前教育的重要指标,从2005年-2014年的10年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国家3岁儿童平均入园率从62%增长到70%。2013年,经合组织国家通过公共财政支持的3-6岁学前教育经费占GDP的比重为0.6%。

  另一方面,与中国一样,各个国家也都面临贫困地区学前教育普及的难题。地处偏远,居住分散,适龄幼儿到城镇中心幼儿园就读困难。政府财政未能下沉到偏远村庄。已建起的山村幼儿园师资匮乏、教学内容小学化问题凸显,学前教育质量无法得到保障。

  近日,在“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专题研讨会”上,来自韩国、美国、印尼、尼泊尔等国家的教育官员围绕这些问题展开讨论,分享解决方案。

  营养改善与学前教育同步推进

  学术界一致认为,儿童早期大脑发育与儿童营养健康密切相关。研讨会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儿童发展中心主任杨一鸣说,儿童大脑发育初期,营养的缺失将会损伤其认知与非认知能力的发展。而早期的发育情况又将持续影响人一生的学习成长。

  在各国儿童早期干预项目中,营养改善计划普遍同步推进。尼泊尔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吉塔·巴克塔·乔希介绍,尼泊尔5岁以下人口比例大约为12.1%。政府提供的免费八年义务教育阶段包括早教。尼泊尔通过开设儿童早期教育发展服务中心来普及学前教育。早教中心提供一系列的课程和服务,涵盖儿童心理发展、创造力发展、数学和语言能力发展等方面。儿童营养餐项目与这些服务结合。目前尼泊尔有十个地区在开展营养餐项目,未来还将有19个地区陆续获得项目拨款。

  韩国政府在儿童早期教育的投入目前已经占到GDP的1%。韩国儿童保育与教育研究所趋势研究和国际合作部主任文默英说,因为生育率过低,韩国政府非常重视普及儿童早期教育服务。0-2岁儿童享受免费的早期教育。今年5月,韩国新政府制定的学前教育中,强调加大提供资金支持,并更加严格问责。儿童营养计划的开支也有所增加。

  国内贫困地区的儿童营养改善计划与学前教育的普及一同开展。2016年秋季学期开始,贵州省在11个县启动实施学前教育儿童营养改善计划,为农村学前教育儿童提供每生每天3元、每年600元的营养膳食补助。贵州省教育厅厅长王凤友介绍,2017年春季学期起,贵州省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65个县全面实施这一计划,惠及76万名农村学前儿童。

  多渠道招募师资 提高教师待遇

  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的师资匮乏问题几乎困扰着所有国家。马尔代夫人口大约40万,但作为岛国,却有1200个岛屿,其中200个是有人居住的。南北之间相隔700多公里。马尔代夫教育部国务部长艾哈迈德·沙菲尤坦言,人口的分散,让教育普及变得异常困难。“要想给每个岛上的孩子提供教育的话,我们就需要有足够的教师和资源,教育的投入很高。”

  马尔代夫结合当地土著人“教师的茅屋”的传统概念,建设这样的“茅屋”为当地儿童提供学前教育。每个“茅屋”往往只有一到两名老师,而且往往是一对夫妻。不同年龄的孩子混合在一起学习。

  与马尔代夫相似,印度尼西亚也面临人口过渡分散所带来的教育问题。印度尼西亚早期儿童发展和社区教育中心主任穆罕默德·哈思比介绍,印尼有将近6万个村庄,其中30%没有任何儿童早教机构。为了推动早期教育在农村的普及,印尼政府规定,儿童早期教育和发展资金必须由村里的财政支持。政府向特别贫困的村庄提供财政支持。2016年,印尼政府拨款2.28万亿印尼盾,相当于17.54亿美元,用于儿童早教工作。印尼建立了教育质量调查和监督认证体系,以保证教师水平。

  文默英介绍,韩国农村学前教育基本由政府公共机构提供。从2003年开始,韩国教育部门向农村地区派出一批优质教师。2007年之后,政府还向农村学前教育的教师提供额外补贴。同时,将优质中心幼儿园的资源共享给农村幼儿园,为农村教师提供帮助。

  不过文默英也坦言,有时学前教育的资金投入还不稳定,可持续性受到影响。另外,韩国的统计数据显示,3-5岁儿童中大约91%都已经接受了学前教育,但仍然有9%的儿童在统计之外,处于未知状态。

  2012年开始试点100个山村幼儿园计划的贵州省松桃县,试点五年来逐步形成一套师资招募体系。松桃县副县长张伶俐介绍,每年,松桃县面向大中专毕业生招募山村幼教志愿者,由县政府统招统考,合格后的志愿者与团县委签订聘任合同,由县教育局管理。此外,松桃县还采取转岗一批小学富余教师的方式,补充山村幼儿园的师资。再招聘一批特岗教师。

  同样很早就实施山村幼儿园试点的青海省乐都县从提升教师待遇上改进,以留住优秀教师。乐都区副区长王海莲介绍,除落实中央财政和省财政每人每年一万五千元的工资补助外,乐都区还从2012年开始为山村幼儿园教师缴纳了四险。目前山村幼儿园教师年人均收入达14664元。从2015年起,增加寒暑假工资,每人每年3000元,取暖补贴每人每年1000元。额外还有一些培训补贴、午餐和交通补贴。

  防止小学化倾向 注重可持续投入

  “一村一园”试点逐渐推行的过程中,农村学前教育的质量问题也受到关注。在东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和江苏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农村学前教育小学化倾向严重。教学内容上,多数幼儿园的课程内容主要集中在识字、拼音和计算三个方面。幼儿教师也多采用小学的授课模式,老师讲,幼儿听,缺少游戏。日常的活动安排也和小学一致,有些幼儿园按照小学生的规则要求管理幼儿。

  这与山村幼儿园缺乏教具、师资水平较低有关。乐都县的经验是组建专门的学前教育中心教研组,选择有针对性的课题开展教研,开发本土化的教学材料。

  美国教育部前副司长莉比·多格特认为,政府应该要注重对儿童早期项目的效果进行评估,以促进质量的提升。她介绍,根据一些专家的研究,美国已经出版了幼儿园早期教育项目的12个质量标准,内容包括课程、评估、家庭参与、资金等。有了一致的标准后,通过评估对一些项目进行整合,从而促进项目之间的协调。

  无论是基础阶段的普及还是质量的提升,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的改善都需要持续投入。加拿大拉瓦尔大学心理学院儿童社会发展研究主任米歇尔·博伊文认为,从儿童社会情绪能力的神经基础发育过程来看,要注重3岁以前儿童的早期干预,并能纵向持续性地进行早期教育。博伊文还建议,政府部门应该横向跨部门合作,共同参与儿童早期的学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