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热点 图文

再造融创:孙宏斌的中国版迪士尼野心

(来源:网站编辑 2017-09-11 15:11)
文章正文

  作者:张庆宁 孙春芳

  融创中国(1918.hk)董事长孙宏斌正在重塑融创。重塑融创之关键,或许在于“新乐视”与20家文旅城之间的化学反应。

  9月1日,香港,孙宏斌在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会上的几度哽咽,并发誓将做好乐视,否则毕生留憾。这一誓言背后,伴随着孙宏斌对“新乐视”商业模式的改造,从贾跃亭讲求“生态化反”的平台模式,向自制影视内容+电视大屏的模式转型。

  乐视影业和花儿影视的影视自制能力,乐视致新的大屏终端,并非孙宏斌的全部筹码,奈飞公司(Netflix)模式同样不是他的终极追求。将影视资源与文旅产业融合发展,完成王健林此前未竟的 “迪士尼”事业,将是对融创商业想象空间中最着迷的猜想。

  孙宏斌在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会上宣称,融创在并购万达13个文旅城项目之后,再与万达继续合作7个文旅城。如是,这个在并购市场风格彪悍的房地产公司,不仅将拥有一流的影视产业基地,同时将成国内最大的文旅产业持有者。

  左手影视产业链,右手20家文旅城,同时又有万达这一战略合作伙伴。孙宏斌手握大把筹码,他与王健林未来会如何打造中国“迪士尼”?

  新乐视的Netflix模式 

  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会披露,该公司截止8月底的土地储备达到2亿平方米,货值保守估计在2.5亿元,仅次于碧桂园和恒大。这意味着,融创在今年稳居行业前6的情况下,有望在未来冲击行业前3。

  融创70%以上的土地储备位于核心二线城市和一线城市周边,平均拿地成本与平均销售均价之间,存在至少1.3万元/平方米的价差。即便市场步入下行渠道,该公司同样有信心像2014年那样,充当“价格屠夫”,率先降价回笼资金。

  “今后5到10年,房地产行业只是部分企业的钻石时代,我们在考虑融创5到10年后的发展。”2017年1月,孙宏斌斥资150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正是押注未来。

  这笔投资暂时带给融创3.9亿元的亏损。孙并不认为这是笔失败的投资,“我们花150亿元,拿到这块(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价值500亿元的资产。从做产业的角度来说,这是笔划算买卖。”

  孙宏斌继贾跃亭裸辞之后,亲自担任董事长,其将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定义为“新乐视”。孙带给“新乐视”的关键变化之一,即商业模式从贾时代的“生态化反”平台向现在的自制内容+大屏终端转型。

  孙给“新乐视”提出的榜样是美国奈飞公司(Netflix),后者目前是当今颇具实力的互联网影视内容公司,市值超过800亿美元。该公司制作出《纸牌屋》、《女子监狱》等知名美剧,凭借符合用户口味的自制影视内容,提升用户付费收入和版权分销收入。

  “Netflix这种美国公司,是没有平台的,但它有足够好的内容。”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会上,孙宏斌针对国内互联网平台公司的竞争局面,详解“新乐视”商业模式转型的逻辑,“视频这块大家都赔钱,但BAT流量多,人家亏得少烧得起。既然做平台打不过BAT,我们就做垂直,例如互联网电视,BAT都没有,并且新乐视还有很强的内容制作能力,终端加内容,这些都是重要的战略资源。”

  孙认为,将乐视以前的商业模式稍加改造,即可赚钱。“乐视今年推出的电视剧,按照原来的独播计划,成本2.6亿元肯定赔钱。但通过内容分发,这部电视剧已经获得3亿元授权收入,盈利4000万元,再收的广告费还是利润。”

  花儿影视和乐视影业的自制内容,以及乐视致新的大屏终端,并非孙宏斌的全部筹码,Netflix模式亦非孙的终极追求。文旅物业与影视内容融合发展的美国迪士尼模式,是其中值得猜测的选项。

  融创与万达的迪士尼猜想 

  2016年5月,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在一档电视对话节目中说,万达与迪士尼视彼此为强劲对手,“有万达在,上海迪士尼20年内别想盈利。”

  众所周知,迪士尼模式的核心是线下乐园与电影角色相融合带来的独特性。迪士尼通过新的电影不断创造新的角色和梦想,将迪士尼乐园和其他主题乐园区别开来。

  以《冰雪奇缘》为例,作为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片电影,《冰雪奇缘》此前不仅为迪士尼带来12.7亿美元(约合77.2亿元人民币)的票房收入;还带动了相关产品大卖。

  万达对迪士尼模式的觊觎,自万达2012年成立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时显露无疑。文旅城项目,正是万达文化产业集团的载体。

  2017年7月,万达以438亿元的价格,出售13家文旅城91%的权益予以融创。这使得融创在拥有“新乐视”体系内的内容自制和大屏终端之外,又得到青岛东方影都中的影视产业园,包括30个影棚、一个外景制作区和一个水下摄影基地等。

  万达与融创的联合公告显示,双方同意在电影等多个领域全面战略合作。该条款若能兑现,融创或可打通影视产业链中的核心环节——从影视自制能力到影视基础设施,再到电视大屏终端,以及万达旗下的院线终端。

  从孙宏斌与王健林的交情来看,两家公司的合作前景可以期待。9月6日,孙宏斌在微信朋友圈上转发一篇替王健林辩白的文章,撰写短评力挺王健林,“万达是世界级的优秀企业,王健林是我最尊敬的优秀企业家。”

  双方影视领域的合作,只是其一。

  13家万达售予融创的文旅城项目当中,包括大批可与迪士尼媲美的文化旅游资源,例如在建的哈尔滨、无锡、合肥、广州等项目中的电影乐园,西双版纳、哈尔滨、合肥、南昌、无锡、广州的室外主题乐园,以及各个文旅城内配建的万达茂室内主题乐园。

  融创已经设立天津融创文旅地产有限公司,该公司又分设10多家子公司,用于接收万达文旅城项目。截止9月1日,融创文旅公司完成对8个文旅城项目的资产接收。

  融创行政总裁、融创文旅公司法定代表人汪孟德透露,该公司未来会和万达继续合作文旅城项目,合作数量在7个以上。“我们将成为全国文旅产业的最大持有者。”汪孟德说。

  一位香港分析师表示,融创通过投资乐视、万达,拿到影视与文旅资源,“它不再是一家简单的房地产公司,现在手握一把好牌,具备地产之外的商业想象空间。成功与否的关键,还在于孙宏斌的资源整合能力。”

  孙宏斌比贾跃亭更有自知之明。“我们只会盖房子,干粗活儿笨活儿,运营文旅城这种精细活儿,还是老王(王健林)他们更专业。”孙宏斌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融创未来与万达之间秉承四个不变的合作原则,品牌管理、规划内容、项目建设、运营管理继续归万达负责。

  对于王健林来说,文旅产业依旧是他心心念念的项目。

  作为一个资产近万亿企业的掌门人,王健林早已不太过问具体业务操作,然而对这些文旅城的设计、开发,他依然会关注,有时亲自参与文旅城吉祥物的设计命名,亲自筛选文旅城宣传片的策划方案。

  出售文旅城并不意味着王健林文化梦的“断舍离”,万达依然拥有9%的文旅城股权,以及对文旅城的品牌、规划、建设和运营的主导权。

  在中国,很少有开发商具备万达这种与地方政府谈判时的强势话语权。熟悉万达业务模式的一位人士表示,如果没有万达的担保,融创在地方很难开展业务,“融创在地方政府中的信誉度跟万达不是一个级别。”

  8月21日,万达与甘肃省达成开发文旅城的协议,融创将参与其中,承担物业的建设和销售。

  左手影视产业链,右手20家文旅城,同时又有万达这一战略合作伙伴。孙宏斌手握大把筹码,他与王健林未来能否成功打造出中国的“迪士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